慢性外耳道炎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我的听力有问题,但我的能力没问题 [复制链接]

1#
长沙白癜风医院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76591812617012761&wfr=spider&for=pc

他叫金志虎

10岁时

因一次意外痛失听觉

全家倾其所有借钱治疗,负债累累

听力却始终没有好转

痛哭过,甚至绝望过

是身边“刻骨铭心”的好心人们

帮他一次次挺了过来

随着慢慢长大

一天,他萌生了考清华的想法

这梦想真的会实现吗?

他做到了!

“在清华

我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他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硕士毕业

如今已拥有30余项发明专利

获评深圳市宝安区高层次人才

成为深圳金质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他用自己的励志故事

奏响了生命之歌

人生的风云袭来

最难接受的,是我曾经听到过这个世界的声音,但那场病,把一切风声、鸟声、笑声都带走了……

10岁,支原体肺炎,持续高热,金志虎的爸爸抱起他一路小跑,医院。

体温太高,一直40度以上,用药也降不下来,烧到他耳道出血了。

童年时的金志虎

在当时那个年代,这种病被完全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病毒持续引发高热,开始逐渐侵袭金志虎的听觉系统。多年过去,金志虎依然清晰记得他的同病房室友——那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小男孩甚至因病去世。他清楚地看到男孩父母悲痛的样子,却已听不见任何声音。

“这个孩子的治疗价值也不大,建议带着孩子去江边新开的儿童乐园转转,多吃点好的吧。”听到医生委婉的忠告,金志虎父母在病床前哭成泪人,而他年纪尚幼,不懂何为残疾,更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

不放弃,坚决不放弃。即使只有一线生机,全家人倾尽全力为他求医问药,医院,到处打听,在得知治疗费用之后,夫妻俩却垂下了头,沉默不语。

费用太高了,金志虎的父母不仅花光了家里本不多的积蓄,还负债累累。继好心人多次捐款全部用完后,最终再也拿不出一分钱,只得放弃后续治疗。直到出院时,金志虎的体温仍在39度左右,虽然生命保住了,但却留下极重度神经性耳聋的后遗症——他从此再也听不到声音了。

黑暗寂静中的光亮

我身边的人们啊,是我黑暗里中的一束束光。有他们在,我又怎能放弃啊。

“最初的日子是黑暗的。”一连串的打击,使金志虎非常悲观。聆听生活的权利被连根拔去,取代四季乐章的是死一般的寂静和孤独,他时常望着天花板,悒悒不乐,痛哭不已。

重回学校后,由于听不到老师讲课,金志虎的成绩一落千丈,一度抗拒上学,他甚至主动要求转入残疾人学校。妈妈紧紧抱住他说,孩子你可以的,谁不相信你我都会在你身后。母亲的爱给予了他巨大心理支撑,同时也力排众议坚持让自己的孩子留在学校里学习。

可是,“听讲”是学生获取知识最重要的途径,这对于在普通学校上学的金志虎来说,比登天还难。没有办法那就想尽办法,在家里,全家人都会带着他对着镜子反复观察口型变化,摸着喉咙感受声带震动的不同。在学校里,老师也把他安排到了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给予他尽可能的照顾和帮助,班里的同学们也会拿出笔记给金志虎参考,稚嫩手迹组成的“百家笔记”,成为那时的又一份温暖。

就这样,没有任何助听设备的金志虎,在学校里“生猛”地坚持了下来。直到小学六年级,金志虎才能通过老师的体态、口型和板书来基本体会上课内容。多年后自己回忆,仍觉得不可思议。

金志虎(前排孩童)和家人在一起

慢慢的,金志虎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中学时甚至一越挤入全班前几名,顺利考上区重点高中。年,金志虎考入齐齐哈尔大学自动化专业。年,金志虎前往日本名古屋学习商务计算机。学成回国的金志虎,却在迅猛发展的计算机行业屡屡碰壁,两次创业均以破产告终。痛定思痛后,他决定继续深造,学习前沿的计算机知识来指导事业。

“要考就考最好的。”金志虎心中萌生了考清华的想法。

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在接到清华录取通知书的那个晚上,我推开门跑到了大街上,孩子一样奋力奔跑,眼泪流了一脸。我太兴奋了,我想告诉遇到的每个人,我考上清华了!

即使努力多年,即使后来戴上助听器听力有部分改善,不可避免的是,金志虎在找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到另类眼光,甚至无端歧视,这成为他心中一直未解开的一个疙瘩。

但接下来的这次经历,却被他称为——改变了自己对世界的看法。

那是在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复试面试现场,金志虎本来就不够自信,所以很紧张。但是老师们看到他双耳带着助听器,就主动问了他:

“同学你好,我们这样的距离,你可以听清楚吗?”

“老师,我勉强可以听见。”

“那我们把桌子再都靠前些吧,你也坐近一点,这样你听着更轻松些。”

温暖的笑容,耐心的聆听,这让曾备受歧视的金志虎受宠若惊,瞬间眼眶红了。“没有想到会有这些细致关怀,而且对面是清华大学的教授和老师们。这所学校从来不在意我的生理是否残缺,只在意我是否有一个有趣的灵魂和能干的头脑。”

在清华,他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在清华大学东主楼系馆钟士模先生像旁

在清华,金志虎“见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同学们在食堂吃饭也会讨论科研进展;八九十岁的老教授依然坚持在讲台上授课;没有人投来另类眼光,而是一次次默默的帮助和陪伴。“我才发现,原来清华学子没有想象中的张扬,更多是行胜于言的勤奋;清华教授们也没有想象中的高高在上,他们和蔼可亲,发自内心地关爱学生。”

实验室三代同堂合影:金志虎(前排左四)、导师贾珈教授(前排中)与贾珈导师蔡莲红教授(前排左五)。

“有一次,老师跟我说:‘看你一直使劲盯着我听课,如果学习很辛苦,记得换一下心情,不要着急啊。’”在清华,老师们的鼓励和呵护让他倍感温暖,这让金志虎变压力为动力,感觉自己像一块海绵一样努力吸收着各种知识。

“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啊。我完全不用担心学习之外的事情,不再担心别人的眼光,纯粹地学习、温暖地生活。这使得我再次踏入社会后,我的人生态度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因为,我彻底被这个园子暖到了。”

清华课堂上的金志虎

金志虎(左五)参与毕业答辩后合影留念

也正是在清华,金志虎看到了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我的听力有问题,但能力没有问题。”他的人生目标不再是“开一家电器维修店”,“从那时起,我重新确立了自己的目标——用技术帮助更多的人,让国家和社会变得更美好,这也是对所有帮助过我的人的最好回报。”

淋过雨,他为更多人撑伞

我曾淋过雨,很冷,但是我没有忘记帮我撑伞的每一个人。如今我长大了,我想要长成大树,长出枝蔓,为更多人遮风挡雨。

从毕业设计开始,金志虎的研发方向始终与社会需求息息相关——鉴于中国听障残疾人的数量十分庞大,但助听器技术和市场始终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中,金志虎将助听器的频谱合成与分析确定为自己的毕业选题。

在硕士学位授予仪式上

毕业后,金志虎不满于外国企业对于工业视觉多模条码绑定装备的高报价垄断,为公司研发出第一台能够识别年全球所有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